发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植入3个心脏支架2个出现问题厂家判赔偿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3:21 阅读: 来源:发绳厂家

植入3个心脏支架,断裂一个倒了一个,随时有刺破心脏导致死亡的风险,为此,患者段广水三次起诉为自己维权。第三次诉讼历经3年,开庭11次。

本周一下午,门头沟法院宣判此案。法院一审判决认定支架系微创医疗器械(上海)有限公司生产,且产品有缺陷,由该公司和门头沟区医院连带赔偿段广水各项损失共计45万余元,其中精神损失抚慰金20万元。

但段广水对判决结果不满意。他表示这些钱不但不够自己的医疗费,甚至连欠下的70余万元外债都还不清。

他告诉记者,他准备起诉门头沟食药监局,认为其没有尽到监管责任。

心脏支架断裂随时有生命危险

今年49岁的段广水是门头沟的一个煤老板。2006年5月24日晚上,段广水胸口发闷、难受,家人把他送到门头沟区医院,医生确诊段广水心肌梗塞,建议立刻进行心脏支架手术。

段广水的妻子胡女士说,她当时想让丈夫去市区的大医院做手术,但都没床位。门头沟区医院承诺从世纪坛医院请专家,他们才同意做手术。

2006年5月31日上午,段广水在门头沟区医院做手术,安装了3个心脏支架。手术两三个月后,段广水有时会突然心脏疼,而且越来越厉害。

2008年10月28日上午,段广水心疼难忍。"他当时脸儿惨白,满身大汗,把我吓坏了。马上送他去医院。大夫开了病危通知书,说心梗犯了,怕是没戏了。"胡女士说,当天段广水先后去了两家医院,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

305医院为段广水做的心脏造影显示:"3个支架长满毛刺,致使血管变得更加狭窄,导致频繁出现胸疼"。

段广水又到阜外医院检查。"医生一看片子脸色都变了。我马上追问有啥问题,医生只说没事就匆匆结束了诊疗。"

段广水说,回到家的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托人找阜外专家给详细解释。专家说心脏支架断了,而且无法取出,随时可能堵塞血管,有生命危险。

段广水万念俱灰,一度想自杀。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没敢找工作,和母亲轮流照顾父亲。

"躺在病床上,我不停地想,支架怎么会折?而且3个都长了刺,是不是质量问题?医院和厂家是不是应该负责?"拖着病怏怏的身子,段广水走上了寻找真相、诉讼维权的漫长道路。

第三次起诉索赔348万元

段广水没想到,官司一波三折,对于支架来源,医院讳莫如深,经销商人间蒸发,让支架来源更加扑朔迷离。

2009年1月,他起诉门头沟区医院索赔15万元,同时要求医院出具心脏支架来源证明。后因医院提交支架来源证明,段广水撤诉。

2010年1月,段广水第二次起诉门头沟区医院,并追加心脏支架的经销商天泰嘉业公司为被告,索赔额增至348万元。

同年年底,门头沟法院一审认定支架存在质量问题,判令医院赔偿13万元,段广水成为全国首个因心脏支架存在质量问题获赔的患者。

但段广水不满意。他当时治疗费花了50万元,赔偿数额只相当于它的四分之一。最重要的是,段广水特别想知道断裂的心脏支架的生产来源,但没有结论。

第二次诉讼时没有进行鉴定。2011年4月11日,段广水在进行了伤残鉴定并鉴定为二级伤残后,第三次起诉门头沟区医院,此次追加手术医生所属的世纪坛医院及微创医疗器械(上海)有限公司为被告,索赔348万元。

患者称天天背"炸弹"心理压力大

转眼三年过去,案子开了11次庭。

胡女士说,这几年里她的心时时刻刻揪着,特别是每晚10点至11点,"只要手机一响,心就提到嗓子眼,这个时候他最容易犯病,我真怕哪天他突然走了。"胡女士说,丈夫偶尔回家一趟,晚上她总要看着丈夫入睡,即便是凌晨,每隔一会儿都会醒来摸摸身边的丈夫,"看他是不是还活着。"

"现在他一犯病,我的心也会疼,心疼的感觉都一样。"胡女士说,她和丈夫现在的最大愿望就是能将断裂的支架取出来。"现在国内医院做不了这样的手术,美国有医院能做但费用太高,而且风险很大。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手术的那一天,但无论如何,我希望能等到知道真相的那一天。"段广水说。

但家人一直在劝慰段广水。"他们都是为我好,怕我出事,毕竟我心脏里折的支架随时都可能扎破血管,一旦扎破,救我都来不及。我天天背着个炸弹,心理压力太大了。"段广水说。

破例坐着听判法官调急救车"候场"

2014年2月10日下午2点,段广水和妻子走进门头沟法院听候宣判。

"你一定不要激动啊,身体有什么不适马上告诉我!"宣判前,主审法官韩晓飞对段广水说。考虑到段广水身体情况,法官还破例让段广水坐着听宣判。

"法官害怕我宣判后情绪激动出现异常,还特意调来了一辆急救车候着。"段广水说。

"我没事。"段广水边说边坐在原告席上。第三次起诉后,这已经是他第12次坐在原告席上了。

认定支架有缺陷厂家、医院赔45万

24页的判决书,两名法官读了半个小时。经过审理,门头沟法院认定支架有缺陷,判决微创公司和门头沟区医院共同赔偿段广水医疗费等共计45万余元,其中精神损失抚慰金20万元;同时判决段广水返还门头沟区医院垫付的医疗费及借款12万余元。

段广水提出,门头沟区医院聘用世纪坛医院医师彭建军为其实施手术,两家医院之间没有完备的聘用手续,同时也侵犯了自己的知情权,因此要求追究彭建军的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世纪坛医院的医生彭建军系接受门头沟区医院的聘任为段广水实施医疗行为,其行为代表门头沟区医院,因此段广水要求世纪坛医院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认为,在上一次诉讼中,该院已判令门头沟区医院赔偿段广水精神损害抚慰金6万元,但当时段广水尚未评残。

此次,段广水经鉴定构成伤残二级。因支架断裂可能发生血栓,甚至猝死,自2010年确诊支架断裂至今,段广水一直处于巨大的恐惧之中,给段广水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损害。本着保护受害人的原则,法院酌情判令微创公司和门头沟区医院赔偿段广水精神损害抚慰金20万元。

庭审结束后,段广水对记者表示:"这场官司耗尽了我的精力和财产,在医疗官司中,患者是弱势群体。为了打官司,我借钱请律师,而且医疗官司很难打,太专业了,一般老百姓太缺乏这方面的常识,出现问题后不能做到及时收集证据。"

庭审过程中,微创公司提出,支架断裂是医学界客观存在的风险,且断裂率是7%。讲这些,微创公司是想表达"即使支架断裂了也正常,产品不存在缺陷",但这个说法让段广水和在场者均感到很震惊。

此外,本报去年年初报道过的患者起诉心脏支架生产商强生公司索赔案中,强生公司也曾当庭表示,支架断裂率在0.7%到7.7%之间无法避免,"应该把断裂看做合理范围内的并发症"。

由此,段广水感慨道:"我建议要做心脏支架的人一定三思。7%看似概率低,但如果你像我一样赶上了,那就是百分之百的不幸。"

北京某知名医院一位不愿具名的心脏专家表示,目前,国内医院在心脏支架方面没有确切的统计数据。这方面的研究数据主要来自于国外机构的合作研究,但由于病人总体数量不多,因此统计结论差异较大。专家提供的已经公开发表的论文和资料显示,其发生率差别极大,在1%至7%。

大家一起上手机版

修仙幻想

大战三国志无限元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