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诡记之人皮凶手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6:50 阅读: 来源:发绳厂家

此时,夜已经深了,我绝望的看着面前的尸体,又低下头看了看柴路文。柴路文看了我一眼道:“一定还有办法的,我们不是要证明奶奶的清白么?我们怎么可以中途放弃!”我自嘲的笑了笑,指了指吊在房屋上的尸体道:“我们现在连自己的嫌疑想洗清都难了,难道你要我告诉他们说,这些其实都是一本日记里面所记载的内容,然后再告诉他们,那本书已经被烧成灰烬现在估计已经和奶奶的骨灰一起下葬了?!”柴路文闻言沉默了一会,便开始翻箱倒柜起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我抬头看看天花板,过了一会后不耐烦的问道:“你找什么啊?就不能消停点?进牢前让我好好休息一下都不行吗?”柴路文冲到我面前,一把拎起我的领子道:“我们还没有输,我们一定能找出真正的凶手,这样我们就清白了!我们不能放弃,你难道想奶奶死不瞑目么?!”

我问言愣了愣,忽然想起了奶奶留给我的嘱咐,既然是我没有守护好那本书,那么就由我来承担后果!眼神定了定站了起来道:“我们还没有输!你刚才在找什么?我来帮你!”柴路文见我终于振作起来了,笑了笑道:“你难道忘了,下午的时候,那个经理拿出来给我们看得录像么?那是个备份!我闻言,顿时明白了,便加入找备份起来。找了一会,我发现了一个保险柜,被锁在一个玻璃箱里,玻璃箱上写着备用录像盘存放处。我便叫了柴路文一起来研究,柴路文过来看了看,直接从边上抽出一条凳子往玻璃上砸,但却砸不开。忽然,我似乎想起了什么,看了看上面的尸体,柴路文顺着我的眼光看去,先是疑惑了下,但眼神很快就清亮起来。钥匙,肯定在上面的这些尸体中,我和柴路文找了几条桌子拼在一起,站上去便轻而易举的把尸体拉了下来,我们先默哀了一会,便开始搜身起来,但由于肚子已经完全被撕裂开来,虽然没有内脏但血肉依然另人感到恶心,而且靠近尸体后,便感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俩人勉强摸索了一翻,却没找到任何钥匙,倒是摸出了个钱包和手机。无奈之下俩人便继续弄尸体,很快,就只剩下最后一具,但经过俩人翻查过后,却依然没有发现钥匙,正在疑惑中,我看到尸体的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忍着心中的恶心和恐惧,伸出了手,慢慢摸到尸体的肚子里面,犹豫手在抖,经常碰到边上的血肉,明明拿个钥匙,却足足花了我3分钟时间才把钥匙拿出。而在拿出钥匙的那一瞬间,我便在边上距离呕吐了起来。柴路由拍了拍我的肩膀,便走到玻璃箱前,摸索片刻后终于把玻璃箱打开,然后是保险箱。打开后,里面有很多盘录像,选择了下时间段较为近的便全部拿走。

我在一边吐得差不多之后,便也过来帮忙,忽然我的手触摸到了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我用力一拉,居然发现是一张人皮,而那张人皮居然是那个张伟梦的!我回头看了看柴路文,他看了看我也摇了摇头,毕竟张伟梦出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骨头和几丝没有烧干净的人皮了,根本不能分辨出张伟梦的尸体在进入前是否还是有皮的。我猛的想起今天下午看得那段视频录像里面,的确是有一个人走进了遗物储藏室,但那一个人却不一定是张伟梦,也可以是其他人披着他的人皮走了进去,导致我们误以为是张伟梦自己躲在遗物里面,结果不小心被烧成了灰。毕竟张伟梦只是个小孩子,而为什么要杀他想必是因为他的另一个目的,那就是他想杀另一个人――殡仪馆经理!只有这样做,让大家都误以为是已经死去的奶奶对不孝顺她的人而下的杀手,而继续杀人时做这些手法,也只是为了让我们俩个人相信这些都是奶奶做的,而我们便肯定会去调查,最后必然被逼问出这些事实,不管有没有人信,都不再关他的事!我拿出在张伟梦死前的录像看起来,一边看一边注意都有谁跟着他,忽然,我好想看到什么,拉住鼠标回放便看到了他三叔拿着装遗物的袋子走了过来,当他三叔走进张伟梦房间之后,只有张伟梦一个人拿着遗物袋子出来,然后走到遗物储藏室那里。我和柴路文对视了几眼道:”难道杀人凶手是三叔?可为什么呢?“俩人不禁深思起来,三叔和经理并没有多大仇啊,即使是后来的争吵,那也是“张伟梦”的尸体被拉出来之后啊!除非…….三叔和殡仪馆经理以前认识?而且俩人还有一种血海深仇,不死不休的大仇。

俩人仔细回想后,却什么也没想出来。三叔以前是一个很憨厚的人,只是在交了一个女朋友后,开始变得勇敢起来,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孩离开他,好像跟别人走了,据说那个女孩跟了一个很有钱的男人,听说还是个……..经理?!俩人对视一眼,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也终于能洗清自己和奶奶的清白了。就在这时,门被人踹开,进来一个人,是三叔。我和柴路文对视一眼,俩人不知该怎么办,匆忙中我竟颤问道:“三叔,有……什么……事吗?”三叔看了看被拉下来的尸体,又看了看我手中的人皮,咧了下嘴道:“没想到你们俩个还很能干嘛!居然把我给翻出来了。”说完,走到一边拿起桌子上的水喝了一口,抹了抹嘴道:“不过,既然你们那么能干,那么你们就去死吧!”

只见三叔冲了过来,一拳直接打在我肚子上,我感到胃一阵抽搐便倒在了地上,柴路文拿起边上的凳子便砸了过去,三叔一个不甚被砸了个头破血流,三叔咧了咧嘴,舔了口流下来血,阴森森的笑了笑,便从后背抽出一把管子,按下了一个按钮,管子便伸出半米长的刀刃。柴路文拿着凳子便和其干了起来,但渐渐招架不住,一个不甚,后背被撕了一条血痕,血慢慢讲背后的衣服染红。我见状,匆忙间报了警,也不管有没有人接听便大喊道:快来!出人命了!!喊完便拿起一根锋利的管子,直接刺向三叔,三叔见状也不躲,直接用肩膀顶了过来,管子直接将三叔的肩膀穿透,三叔借势直接一刀捅入我的腹部,而就在这时,柴路文从后面抽出了管子,狠狠的向三叔的心脏。三叔不甘的怒吼了一声,把刀抽出后直接瞄准柴路文的脑袋,我奋力把三叔的腿一拉,刀向下偏了许多,但还是捅入到锁骨处,我用出最后的力气,摸到了穿透三叔心脏的管子然后用力往下一拉,由于是但反面的拉扯,管子被我拉了下来,但上半截却完全穿透到三叔的腹中。看着靠在墙边上的柴路文和倒在血泊中的三叔,地上似乎掉出了什么,我拿起来看了俩眼,我认出,那是奶奶的字迹――那本书,是你爷爷生前写的,记得好好守护,千万别给当做遗物烧了,好好保管它。看完,我闭上了眼,嘴角却笑了,耳边传来警笛的呜鸣声……….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