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金融掮客生财术

发布时间:2020-03-26 17:53:31 阅读: 来源:发绳厂家

[导读]掮客生存理念是,当市场整体缺乏流动性,资金和额度就会寻租,这就是钻利率的空子

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四处寻觅有钱人,帮完不成吸存任务的银行搞到存款,帮超额完成吸存任务的支行高利转出资金,为缺钱的企业牵线搭桥获取贷款,如此折腾一圈后,靠收取高额中介费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他们真实的身份是游走于各银行、贷款客户以及存款客户之间的“食利者”:银行资金掮客。

朱柏(化名),前某国有大行拥有数十年从业经验职员,MBA毕业之后,2008年毅然辞职,加入了掮客的队列。他有很多不同头衔的名片,要看不同的业务决定拿哪个:投资担保公司总经理、理财公司理财顾问、咨询顾问……

“现在,金融掮客的队伍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庞大。”朱柏的工作室位于北京繁华闹市区,一间60平米的房子里密密麻麻摆放了数十张办公桌。他的掮客生存理念是,当市场整体缺乏流动性,资金和额度就会寻租,这就是钻利率的空子。

其实,金融掮客泛滥,某种程度上是利率市场化滞后的必然结果。央行决定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之后,利率市场化仅剩“最后一公里”,但在此前夜却是金融掮客最疯狂的美好时光。一位金融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坦言,利率双轨制则是金融掮客泛滥的根源。

“如此发展下去,利率双轨不解决,还可能像当年‘价格双轨制’那样盛产‘全民倒爷’。”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曹文炼不无担忧地称。

“掮客是一项技术活”

朱柏说,他们的主要工作是以“融资咨询”或“投资顾问”的名义接触那些被银行拒贷的客户,通过一些绕道手段间接从银行获得信贷资金需求。朱柏把他从事的工作称为“中介”、“代理”。

至于如何操作,朱柏坦言,这是一个“不为外人道”的圈子。

以朱柏此前经手的一家房地产企业为例,该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5000万元,银行以“季末没有额度,分行不批贷款”为由拒绝了贷款申请,经过他出面沟通后,银行的答复是“如果先存入一定数额存款,还可以协调”。朱柏说,这在以前就是“直存款”,不过现在银行表面上没有这项业务,但仍可以变相操作。

首先融资方需要和银行达成协议:由融资方找到一个出资方(俗称“银主”)把资金存入该银行(定期存款),银行接款后按照协议放款给融资企业,放款额度由企业与银行自行协商。协商确定后,由银行发出一个“确认接款及放款的承诺书”。

一般情况下,融资方无法直接找到有数千万元闲置资金的银主。所以,朱柏的角色显得至关重要,中介负责搭桥银主存款,前提是融资方必须将银行承诺书通过电子版(通常是电子版)发给银主。

此时,融资方作为资金需求方,被他们称为“口子”或“贴息方”。朱柏坦言,这类操作掮客公司都有自己的“规范操作”,而他们干的就是中介的营生。对于银主的选择,朱柏会寻找不超过五个大客户,这些都是知根知底、依靠多年信誉养起来的熟客。

随后是互押,是整个链条中最为关键的一步:银主在规定银行开户将资金存入之后,直接开立一张冻结期为一年的存款证明,由口子保管或者当场销毁;而与之对等的是,口子需要拿出小比例(3%—5%)的贴息款作为保证金,在协议签署后支付给银主。

“目前的行情是,5000万元以下以一年用款周期计算,口子需要支付银主17%—20%不等的利息,以上则会在15%左右徘徊。”朱柏说。

问题是,银主与口子如何互相信任?《华夏时报》记者从朱柏提供的一份操作文件上看到,如果银主(甲方)在收到口子(乙方)保证金24小时内首笔资金未存到银行指定账户上,甲方应即时退回所收保证金并等额赔偿乙方以及中介损失费。

“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一般是乙方和中介六、四分成。”朱柏称。操作文件上亦显示,如果甲方到账两小时内,乙方支付不了存款贴息和中介人费用,保证金归甲方及中介所有,甲方并将银行存款资金全部转走。

此后,中介人将组织甲乙方签订,或是直接作为乙方与出资方签订一份“大额存款协议书”,规定存款金额、期限、贴息支付手续以及在此过程中出资方的“四不一守”原则,即不提前支取、不抵押、不转让、不到期承兑、遵守取本结息原则。

“口子贷款期限一般为1年、3年,而2年、4年的借款周期我们基本不接。”朱柏介绍,周期都是根据银行定存走,1年、3年或是5年。而一旦银主资金到账,口子方就要一次性付给银主贴息收益,之后每个月融资方只需要支付银行贷款利息就可以。

如此一来,口子需要担负银行基准贷款利率、上浮利率、中介手续费用及对银主的贴息(融资方付给银主利息)。以朱柏此前经手的例子来说,目前一年期的贷款利息是6%,加上15%的上浮,银行成本约是7.5%,再算上给银主17%的贴息,融资方一次性需要支付的融资成本高达24%。

与此同时,银主获得了银行的存款利息和口子贴息收益,银行一边吸收存款一边放出贷款,显示两个科目下有效益,资金掮客则得到了他们满意的“佣金费”。“从比例上说,像我们中间人没占多少份额,最多一个点,但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小数了。”朱柏有自己的盘算。

“我们被人坑过骗过、忽悠过,慢慢才逐渐摸索出一套相对缜密的操作流程。”朱柏感慨,我们之所以能生存下去的一个前提是,目前的利率结构还有空子可钻。

“双轨制”恶之花

“我们这样的算不上大规模,有些大规模金融掮客都有自己的财务公司,经手的全是上亿元的生意。”采访到最后,朱柏向记者透露。

通过他的介绍,记者认识了王琳琳。作为一名资深金融掮客,王琳琳是一家民企财务公司的掌舵人,财务水平高超,资本运作水平娴熟,更重要的是在银行、信托公司中间有大量的人脉关系。

“企业有需求,我们有盈利,才有掮客的生存空间。”王琳琳坦言,他经手的一些企业根本不缺流动资金。当企业周转开的时候,自有闲置资金不是到市场上拆借,就是投入股市楼市,而一旦企业资金链无法周转,就只能向银行提出贷款。

这就是变相的“杠杆利率交易”。“资金成本(利率形式)随行就市,从9%到30%不等,但都在银行贷款利率之上。”王琳琳称。

“企业向银行提交资金贷款申请之后,银行联合指定的财务公司、担保公司清查企业账目。”一家股份制银行信贷条线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但往往在银行核查之前,企业就会找财务公司先把账目做清。

王琳琳就在这时候出场。此时,他们需要做的一项重要事情就是,把拆借资金,投资于股市、房市的资金计在应收账款下面。随后财务公司在审核过账目后,由担保公司对担保物出具证明,银行信贷员依据这些证明,对企业进行放款。

“这家公司账上有数千万元闲置资金,公司资产达2亿元,业务运营良好。现在公司用房产资产向银行抵押,顺利的话,可以贷出至少2000万元用于经营生产及流动资金。”而此前这家公司已经将自己账上的闲置资金拆借,收取30%的利息。银行收取的贷款利息,上浮10%之后,一进一出,闲置流动资金就多了10%左右的无风险套利。”王琳琳觉得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如此利率的空子也养肥了像王琳琳这样的金融掮客。

“每单最少收一个点的佣金,有时候能到1.2个点,但都是数额较大的生意,所以收益可观。”但王琳琳也担忧,在利益驱动下很多冒充资金掮客的人,骗返程费、资金移动费、项目评估费和投资合同公证费。“坏了行规。”王琳琳如此形容,也让资金掮客这一角色从灰色变成黑色。

而滋生金融掮客的土壤正是利率市场化的滞后,根源则是利率双轨制。

“当银行不断上浮贷款利率同时收紧贷款额度,相对应的存款利率却被卡在低位,这种资金价格不合理会倒逼市场资金流向民间金融或选择灰色存款、绕道贷款渠道。”一家国有银行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资金特性都是逐利第一。

按照朱柏的判断:“现在的情况是,无论何时,都会有大量个人和企业通过抵质押固定资产,或消费、装修或做企业周转、做经营等用途,变相从银行获得信贷资金,套取银行贷款利率与拆借资金的利差。”

利率市场化愿景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业内人士一致的观点是:长期以来央行对贷款利率下限和存款利率上限进行管制,导致以银行系统为主的间接融资市场存在严重扭曲。

《华夏时报》曾发文指出:不推进利率市场化,不取消利率双轨制,“金融倒爷”就会一直存在下去,无非换种玩法,银行池子里的水也会被抽干,无论央行如何释放流动性。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微博)表示,一方面,银行揽存不能比价格,只能拼关系、返点,这种畸形的市场使得银行自掏腰包,变换各种方式揽储;另一方面,存款拼关系,使得贷款流向也无法市场化,大量贷款以低息流向缺乏创新和盈利能力但关系硬的大型企业,而中小企业即使盈利能力强,也只能处于旱地,贷款永远是稀缺资源,这种稀缺性又衍生了大量靠寻租获利的资金掮客。

最终的结果是,资金价格层层加码,导致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过高。而业内人士坦言,不推进利率市场化,宏观调控的努力一样会付诸东流。

事实上,利率市场化早已迫在眉睫。

7月19日,央行宣布自7月20日起,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7折的下限,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利率市场化改革又向前迈进一步。

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沈建光分析称,由于早前金融无法服务实体经济的原因之一也在于银行追求高额利润,导致资金在金融系统空转,而央行启动利率市场化,在防范风险的同时,也有助于资金从表外回归表内,是盘活货币存量、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举措。

此时,“贷款管制下限”被突破后,“存款管制上限”将成为利率市场化最后一道关口。而存款利率市场化配套制度的改革和一些步骤仍然可期。

央行19日在答记者问时称,下一阶段将进一步完善存款利率市场化所需要的各项基础条件,逐步扩大负债产品市场化定价范围;近期内,可以期待存款保险(放心保)制度的出台,以及同业存单和大额可转让存单等存款替代产品的试点。

国泰君安高级经济学家林采宜(微博)则预计,下一步存款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可能从大额存款开始推进,如推出大额存单(CD);而随后,存款利率市场化可能放开的是长期存款。原因在于,如果迅速放开短期存款,有可能会造成资金的汹涌流动,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性。

“从时间上来看,大额存款的放开,快的话在今年,最迟明年也会推出。”林采宜解释,现在银行理财产品的规模迅速膨胀,到今年年底理财产品的余额很可能就超过10万亿元,这样的数字说明了存款搬家的情况非常严重。资金是逐利的,如果大额存款没有市场化,资金很可能从银行体系流出,资金脱媒将非常明显。

利率市场化前夜,这一切都还是个愿景。

(华夏时报)

冬季发生湿疹的原因有哪些

白癜风和血型是否有什么关系

丧尸药是什么东西是毒品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