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上(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6 10:47:09 阅读: 来源:发绳厂家

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上)

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上)

摘要

3月25日,熊猫金控旗下网贷平台银湖网公布了“出借人债权处理建议”。在大量问题平台失联跑路的背景下,银湖网的态度无疑值得肯定,但随之而来的是兑付方案投资者是否买单,能否顺利执行。3月25日,熊猫金控旗下网贷平台银湖网公布了“出借人债权处理建议”。在大量问题平台失联跑路的背景下,银湖网的态度无疑值得肯定,但随之而来的是兑付方案投资者是否买单,能否顺利执行。

熊猫金控前身是浏阳花炮,总部所占地湖南省浏阳市,是全国闻名的花炮故乡。自“烟花大王”赵伟平入主后,这家A股“烟花第一股”就不断变换花样。从烟花到文化影视,到互联网金融,再到新能源,熊猫金控的转型让人眼花缭乱。但如今回顾,不禁让人感慨:“烟花散尽,鸡毛一地”。

去年下半年,网贷P2P平台雷潮汹涌,见势不妙的赵伟平欲转战新能源。然而,熊猫金控的这次变道却不顺利。先是转战新能源夭折,紧接着剥离网贷P2P平台被喊停。而今,赵伟平也因涉及泄露内幕遭立案调查。

从昔日的烟花大王,到如今是非不断。熊猫金控和掌门人赵伟平正在发生怎样的故事?近日,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无奈等待

一切还得从赵伟平曾经器重的网贷P2P说起。

北京广渠门外大街冠城名敦道9号楼3层310室,是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湖网”)所在地。公司成立于2014年4月,是熊猫金控全资子公司,采用P2P网贷模式经营。

走进银湖网的大门,右手边是一个展柜,摆放着满满的各项荣誉。但是就在荣誉墙的一侧,贴着一张A4纸打印出来的二维码,标题是“熊猫金库委员会”,并附文:“金库投资者自发选举的委员会,看委员长写的推文,投友们需要了解的一手情况,和需要分享的心情,都在这里”。

数百平方米的办公大厅,摆放着几十张办公桌,但绝大部分空着。零星工位坐着的人,从外表和年龄看上去,不像是工作人员,有的大爷大妈围坐在一起聊天,也有的正在吃着泡面。每当有人进来,他们都朝门口打量一下,似乎是没有看到想要看的人,又继续或吃饭,或聊天或发呆。

银湖网的前台,放着一叠登记册,包括时间、姓名、身份证号码、注册手机号、投资公司(金库/银湖)。粗略一看,有几十页的厚度。记者正准备对着登记表拍照时,被工作人员阻止,称上面都是个人隐私,不删照片不让走。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原本准备返回,刚走到楼梯口,被一位抱着泡面的阿姨叫住了,“大家都是受害者,加个微信联合起来吧!上面还有些人呢,我带你去认识一下”。

正如上述阿姨所言,在一间接待室里,正坐着几个投资者。在阿姨的引荐下,相互加了微信,诉说各自的情况。

其中,一位阿姨说,她女儿投了20多万,是替女儿来讨账的,最近几个月,她每天都来这里等着。还有一位也投了20多万的男士,他平时还有工作,有空就会来守着,看看有什么新情况。

期间,部分投资者们在聊“老赵”(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的事儿。抱着泡面的阿姨说,如果你能接受只拿走本金的一半,现在是可以要回钱的。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问:“那你怎么想的呢?”这位阿姨说:“当然不接受啊,利息不给不说,本金还要损失一半,肯定不接受!”

银湖网还开着门,还有几位工作人员在工作的状况,也给了“投资者们”一些信心:“老赵还是有钱的,还能给这些人开着工资,这要是真关门了,那才是真没有希望了,开着门就还有希望!而且,老赵还有上市公司股份,那么多资产,他有钱,就是暂时不想给。”有人议论着。

不过,还有部分投资者没那么乐观,他们认为银湖网没关门,只是因为还有一家上市公司(熊猫金控)在,不能像其他跑路的P2P平台,简单地转移资产,关门大吉;若银湖网也关门了,势必会激起投资人去上市公司总部去维权。

根据银湖网3月25日发布的《银湖网出借人债权处理建议》,即银湖网拟定的兑付方案,兑债权处理将遵循先本后息的原则,出借人全部本金处理工作从2019年4月开始,分33期完成32亿本金的兑付,每月处理1期;本金兑付完成后,24个月内完成全部收益的兑付。

对于这份来之不易的兑付方案,有投资者称,他个人看来目前还有一些细节并未确定,并且也不是什么好方案,也不想评价。未来的路,依然有很多不确定性,并且基本可以预期是条不好走的路。

意欲兜底?

熊猫金控2018年半年报发布的前夕,赵伟平通过直播表示,公司旗下互金平台熊猫金库及银湖网出现了挤兑以及逾期问题。随后,公司收到证监会下发的《关于对熊猫金控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上市公司存在信披违规,并要求补充披露银湖网、熊猫金库的相关情况。

熊猫金控随后回复,旗下P2P平台流动性和信用风险在可控范围内,已采取措施。当时的情况说明还指出,实控人赵伟平资金情况可控,有能力偿还股权质押融资,不会影响实际控制人及大股东地位。与此同时,赵伟平也曾多次表态,愿意为出借用户“兜底”。

那么,以赵伟平现有资产实力,能兜得起吗?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赵伟平目前有“兜底”的意愿,但“很多资产转让,涉及金额较大,并非能一步到位”。

据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熊猫金库与银湖网借贷余额总计约56亿元,如果以上述人士预计的逾期率30%粗略计算,所需兑付本金,不包括利息就是17亿元左右。

其中,银湖网借款端回款资金周期集中分布在2019年1月至2021年2月;熊猫金库则是2019年3月至2020年12月。

巧合的是,赵伟平2018年10月25日向熊猫金库全体出借用户出具的担保函显示,称将以自己持有的某农村商业银行的价值8亿的合同股权和价值10亿以上的多金属矿探矿权,为熊猫金库所有出借款项尚未结清的出借用户,在熊猫金库平台因出借行为而产生的相关债权(本息范围内),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上述共计18亿元的资产刚好覆盖两个P2P平台30%逾期金额。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匿名信源处获悉,赵伟平确实持有上述农商行股权。但记者查阅相关工商信息,并未发现赵伟平出现在该农商行股东名单,也未发现他以何种方式持有价值8亿元的股权。

不过,原银监会2017年8月1日发布的一封批复函件从侧面印证了赵伟平与上述农商行关系密切。该函件表示:根据相关规定,某银监局对赵伟平任职资格核准事项进行审查发现,因赵伟平曾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因此不予核准赵伟平的某农商行董事任职资格。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进一步获悉,赵伟平正试图转让上述农商行股权资产以缓解P2P资金困境,但前述匿名人士表示,“此项股权市值金额巨大,短时间难以找到合适接盘方。”

至于赵伟平自称拥有价值10亿的探矿权,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通过各方调查,并未了解到该资产相关信息。

另外,公开资料显示,赵伟平直接和间接持有熊猫金控44.59%股份,2018年7月至今已全部质押给中泰信托。

熊猫金控彼时公告披露,质押风险在可控范围之内。如公司股价出现下跌,赵伟平可用其个人名下自有资金及资产融资等多种方式,以补充质押物、追加保证金或提前回购所质押股份等措施确保其质押的股份不会被强制平仓。

但是,熊猫金控目前股价相较去年7月接近腰斩。而且,股权全部质押后,赵伟平已经很难通过A股市场融资。

还有一笔A股股权资产与赵伟平的关系也是千丝万缕。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1月至2017年2月,西藏巨浪科技有限公司三度举牌浪莎股份(18.180, -0.51, -2.73%),将持股比例提升到15%,成为第二大股东。截至2017年6月30日,西藏巨浪持股1928.89万股,比例已达19.84%。

查阅浪莎股份上述举牌期间走势,股价价格区间约为40元~50元之间。

西藏巨浪举牌期间,还因4款信托产品与其同步增持,被交易所问询是否存在一致行为人关系。

资料显示,西藏巨浪的全资控股股东为北京巨浪,后者的控股股东为延安市巨浪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延安巨浪”),实际控制人为沈仲敏。

沈仲敏恰好与熊猫金控的前任高管重名。经查询,自2005年至2014年,沈仲敏在熊猫金控历任董事、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

工商资料显示,西藏巨浪总经理李昕娴曾在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湖南银港”)任职,湖南银港正是熊猫金库运营平台,去年10月从上市公司转至赵伟平控制后,更名为米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也从湖南浏阳迁往西藏米林县。

再看北京巨浪历史沿革。2015年5月下旬,熊猫金控以3500万元的价格,向泰兴烟花转让北京市熊猫烟花有限公司(简称“北京熊猫”)100%的股权。2015年6月15日,泰兴烟花将北京熊猫转手给了延安巨浪,北京熊猫更名为北京巨浪,其注册资本和法定代表人亦在这一时期变更。其中,注册资本由3000万元增至3亿元,而至2016年9月6日,也就是在西藏巨浪成立1个月后,北京巨浪的注册资本突然增至40亿元。

就这样,一家烟花公司摇身一变成为豪掷十亿举牌的投资公司。不过,浪莎股份股价从西藏巨浪举牌时高点53.62元跌至目前的16.51元,累计跌幅近70%,西藏巨浪也由此身陷其中。

宜兴产品手提袋设计装饰贴花印刷到辰信开来

廊坊市48芯光缆价格有什么作用

揭阳市幼儿园抗震检测报告报告收费

石嘴山铅砖厂家直销03

郴州硫酸钡粉直销厂家

上海金盾喷头金盾93度喷头93度高温喷头金盾消防喷头

承德市有纺土工布价格实业

镇江幼儿园抗震安全检测鉴定内容

锦州无人值守地磅称重

实木木皮烤漆门烤漆门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