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多所中学试点开设大学先修课中学生学微积分《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9 01:01:50 阅读: 来源:发绳厂家

大学先修课在中国的部分尝试

近日,由清华大学等全国40余所高水平大学和重点中学联合发起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MOOCAP)在京正式启动,大学先修课程再次引起国内人士的广泛关注。

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起,国内就有高校、中学开始了大学先修课程本土化的探索。目前较知名的有,北京大学支持发展的AC(Advanced Pre-University Courses)项目、中国教育学会牵头组织实施的CAP(China Advanced Placement)项目以及最近开展的MOOCAP项目。

1996年至2001年

南京金陵中学与南京大学、东南大学 、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高校(清华大学后来加入)联合举办教改实验班,规模达70人,取消高考应试课程,代之以微积分、英语等大学先修课程,学生高中毕业后保送升入这些高校继续学习。

2003年

华东师大二附中与上海交大联手开设“大学先修课程”,在国内率先将部分大学必修课搬到高三年级。

2009年

北京大学开设中学生选修课,利用暑假,面向感兴趣的中学生开设了7门暑期课程。

2012年10月

浙江省教育厅出台《浙江省高等学校面向普通高中学生开发开设大学先修课程的指导意见》,鼓励在高中开设大学水平的选修课。

2013年1月

北京大学正式宣布将与全国范围内的部分中学合作试点开设“中国大学先修课程”,中学生选修该课程的成绩将作为北大自主选拔录取综合评价的重要依据之一。

2013年11月

杭州师范大学与中学首度就选修课开展的合作,从学校近200多门备选课程中遴选出9门通识类课程、3门实验课程,向杭师大附属中学学生开放。

2014年3月

中国教育学会与高等教育出版社在京正式签署中国大学先修课程(CAP)试点项目战略合作协议书,标志着这一备受瞩目的教育改革探索正式启动。

2015年8月

浙江大学大一新生开学时,该校迎来了10名带着学分上大学的学生。通过在高中阶段的学习,他们已经获得了浙大物理学系教授盛正卯开设的《物理学与人类文明》课程的两个学分。

2015年11月28日

由全国40余所高水平大学和重点中学联合发起的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简称MOOCAP)启动仪式在清华大学举行,MOOCAP理事会也正式成立。据了解,并将逐步推动先修课与招生环节的衔接。

截至2015年12月,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全国41所顶尖大学招生办公室成为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理事会单位,共有207所中学参与了AC课程试点工作,11532名学生选修了AC课程,通过慕课平台选修课程的学生数量更多。

大学先修课程来源于美国的AP(Advanced Placement)课程,该课程是由美国大学理事会提供的高中开设的大学水平的课程,目前,全球有60多个国家超过3300所大学承认AP课程学分,并将其列为入学标准或参考标准。

自上个世纪90年代起,京、沪、浙多所大学、中学也已开始了大学先修课程的本土化的探索。不少专家指出,中国的大学先修课要想进一步发展,需要改变高校各自为政的局面,高校的学分管理制度、自主招生制度等也需要跟上,政府也应该提供政策等方面的支持。

1、大学与中学联袂开发先修课程

11月28日,由全国40余所高水平大学和重点中学联合发起的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MOOCAP)在清华大学正式启动。据了解,该项目集合了来自高等教育领域和基础教育领域的学科专家、资深教师,以及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等力量,力图实现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和CAP(中国大学先修课程)的融合。MOOCAP理事会联合理事长、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表示:“我们成立理事会,绝不是几所高校联合掐尖的‘新某约’,而是高水平大学与中学共同担当、共研教育衔接的协作共同体。”

据了解,今年10月,MOOCAP已在“学堂在线”平台上推出首批6门“学术志趣类”先修课程。该网站显示,这6门课主讲人均为清华大学教授或副教授。每门课报名人数从5000人至10000人不等,总报名人数近5万人,“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课报名人数最多,有11826人。

清华大学数学科学系副教授杨晶讲授了先修课程《线性代数》。杨晶说,之前已开设大学先修课程的清华附中等学校就有这门课的相关教材,且经过几次改版,课程内容都是由清华、北大等高校及一些中学老师共同确定的。这次的慕课课程就是依据教材来设计的。

“大学老师和中学老师毕竟具体工作环境不一样,站的角度也不同。”杨晶解释,大学老师确实希望课程更学术性一些,中学老师则考虑学生的时间、能力有限,希望更符合中学生的水平。“经过沟通,双方都有所折中。最终这个课程比大学课程要精练一些,但仍是完整的,其难度等同于线性代数C的水平。”杨晶说,清华还备有课程的助教团队来为学生答疑解惑。

清华大学招办主任于世洁表示,这次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推出,是在教育综合改革和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背景下,促进教育公平,做好大学和中学之间教育衔接的有益尝试。至于中学生学习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情况,大学未来可以在国家考试招生制度的框架内,参考国外大学的成功经验加以使用。他解释,按照国家规定,未来高考的录取要依照“两依据一参考”原则,依据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参考综合素质评价。中学生学习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情况可以记录到综合评价档案中去,按照国家规定,大学可以在自主招生和高考录取中作为重要参考。

2、线上与线下授课相结合

可以说,这次中国慕课大学先修课的推出是在此前中国大学先修课探索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记者了解到,从上个世纪90年代至今,全国不同地区都曾尝试开设过大学先修课,目的都是为了做好大学与中学的衔接,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提供资源。其中有的失败了,有的还在继续探索中。比如2013年启动的AC项目,还有2014年启动的与MOOCAP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CAP项目等。

据了解,中国大学先修课程(Advanced Pre-University Courses,简称AC)项目可算作是中国第一个系统性开发建设的大学先修课程,该项目由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支持建设,自2013年2月正式启动至今已近三年。

目前,AC课程已形成由北京大学、山东大学和其他高校各学科领域资深教授组成的课程建设队伍,逐步开发出8门大学先修课,其中,电磁学、大学化学、中国古代史、中国古代文化和计算概论等5门部分课程已被制成慕课形式上线。

北大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介绍,截至2015年12月,包括北大、清华在内的全国41所顶尖大学招生办公室成为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理事会单位,共有207所中学参与了AC课程试点工作,11532名学生选修了AC课程,通过慕课平台选修课程的学生数量更多。

3、“掐尖儿”质疑不完全站得住脚

其实,自AC课程启动之初,社会就一直对此存在争议,比如是否会增加学生负担,是否会成为高校“掐尖儿”的工具,也有人担心大学先修课怎样避免出现应试化的倾向。

根据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近期对参加过AC课程学习的学生进行的调查显示,近3/4的受访学生选修AC课程是出于对教学内容的兴趣,兴趣仍然是高中学生选修课程的最大动力;对于学习AC课程对学生当前高中学习的压力,51.4%的受访学生表示不太会,而且18.44%表明非常不会,二者相加接近7成,这在一定程度上证明AC课程对学生产生的压力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这次调查让我们从中学教师和学生的角度更深刻地理解了AC课程在推动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衔接方面所发挥的重要作用。”秦春华认为,从满足学生的认知需求来看,AC课程让他们从个人兴趣出发,提前体验、了解大学课程内容,既可为更好地完成大学阶段的学习做好准备,又可为将来理性地选择大学相关专业奠定基础;从满足他们的升学需求来看,选修AC课程既能帮助学生利用先修课带来的大学学习视角、思路和方法,去审视、思考、解答一些以往难以用高中知识解答的具体问题,还能显示学生有能力接受并完成大学教育,表明他们具有接受挑战的热情,并充分展示自己某方面的学业成就,为大学招生录取提供重要参考依据。“江苏一所重点中学的微积分先修课老师告诉我们,该校2014年通过自主招生考入北大、清华的14名学生中,有8人通过AC课程获得了北大、清华的自主招生初试、复试资格。”

4、大学先修课需加强国家级顶层设计

虽然目前各个先修课项目都有很多高校、中学在合作,但似乎各体系之间并没有完全打通,关于学分认定、自主招生优惠政策方面,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对此清华大学招办主任于世洁认为,大学先修课在国内刚刚起步,目前大家都在做试点,处于潜心建设阶段,相信随着探索不断深化,这些问题会逐渐找到答案。

针对高校、中学在大学先修课建设方面“各自为政”的局面,很多教育人士呼吁由第三方独立机构来组织。

麦可思研究院副院长郭娇指出,在中国难以找到一家类似于美国大学理事会的专业性非营利机构来负责后期运营。郭娇认为,纵观中国高等教育领域,虽然在招生领域有北约、华约等联盟,但规模小且面临政策变化,而且也未能与教务、学生工作等部门全面合作。更何况在中国,高考是由教育部或各省考试院命题,教、考、招在某种程度上都是脱节的,没有一个大学理事会这样的机构既管理着SAT(即美国高考,其中出题、阅卷等技术工作外包给ETS),又负责AP先修课的全部环节,还把SAT和AP与大学招生、教务、学生工作等打通。而反观高考,教育部加上各地考试院命题的试卷共有18套;改革后除了语数外,其他科目为学生自选3门的水平结业考试,会更加增大比较的难度。

此外,AP考试还帮大学精确定位到想录取的学生,考试共27类34门课,学生可选择参考的门数以及难度,这反映出他们对不同学科的兴趣、挑战困难的态度等。这种把几千所北美高校汇聚起来的集团效应是“孤军奋战”或小范围结盟的国内高校无法比拟的。如果在国内成立一个类似于大学理事会的机构,需要把教育部高教司,各地考试院,教育学会等机构的部分职能合并,难度大,牵涉面广,是一项需要国家级顶层设计的工程。但是只要顶层设计把大方向定好,很多细节可以再完善。

■ 设计者说

中学教师是教学主体 大学老师“伸手拉一把”

有中学认为,开设先修课程成败的关键之一在于师资力量。目前,中国大学先修课程的老师都经过怎样的培训?是否有大学老师亲自授课?是否考虑过用线上授课的形式?

秦春华:课程建设的基本要素包括谁来教、怎样教、如何能教得更好。从中国教育的实际情况来看,完全由大学教师到中学来开展教学是不现实的——他们没有足够的激励、时间和精力。完全采用慕课方式来组织教学也不可能保证教学效果——那样的话,中国所有实体性的教育机构都可以关闭。比较务实的办法是中学教师是课程教学的主体,因为大学先修课程本身就是中学选修课体系的组成部分。如果中学老师教不了,说明中学没有能力或条件开设这类的选修课。

但根据目前中国中学的师资结构,完全依靠中学教师自行组织教学是有困难的,必须由大学伸出手来拉一把。三年来,我们建立了系统性的AC师资培训制度,每年组织两次教师培训,由高校学科专家分学科对中学教师进行集中授课,帮助他们了解AC课程的主要内容,探索如何进行AC教学与帮助学生学习及提高能力,并合理地准备AC考核,为他们提供机会与大学学科专家及同行进行深入探讨。迄今为止,我们已组织了6期教师培训,共有1255名中学教师接受了课程培训。

根据全国各地的不同情况,AC课程从一开始就采取了多样化的教学方式,借助新一代在线教育技术,实现了线上线下教学的有机组合。在大部分试点中学,采取的模式是中学教师接受课程培训,组织日常教学,慕课教学作为辅助手段,大学教师在中学进行演示性教学,与中学老师和学生沟通交流;也有的中学以慕课为主要教学平台,中学教师起组织讨论和助教的作用等。

大学先修课只适用于少数学有余力的学生

经过近三年的实践,您认为国内中学开设大学先修课程存在哪些困难?有什么解决途径?

秦春华:最大的困难仍然是中学师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把教师培训作为最重要的工作的原因所在。目前,中学师资结构过于单一,来自综合性大学的毕业生数量过少,中学教师的知识结构老化,不熟悉现代大学的教学变革和学科发展情况,注意力集中在应试训练和竞赛辅导等等,严重制约了大学先修课程的教学质量。

另一方面,大学教师教学科研压力很大,没有时间和精力,也缺少对中学教育的热情,严重制约了他们对大学先修课程建设的投入。

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办法在人。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我们要吸引一批真正热爱教育、热爱教学、热爱学生的人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从学生的成长中感受到教育的魅力和生命的价值,获得人生的成就感。

我们一定要清醒地认识到,大学先修课程只是适用于少数学有余力的学生的高端课程项目。让一个只能扛起50斤麻袋的人去扛200斤的麻袋,一定会把他压垮。企图让所有学生都加入到大学先修课程的学习一定是一场灾难。

AC课程建立的试点中学制度是为了在干中学,不断总结经验,稳步推进,不盲目扩张,而不意味着排斥中学的参与,破坏教育机会的公平。

先修课与招生挂钩 不能太硬也不能不挂

有媒体报道称,对于选修了先修课且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在学校进行自主招生时“有一定的优势”。除了能修到学分之外,目前北大对于选修了先修课的学生有什么“优惠政策”?学校是怎样把握好这个“度”的?

秦春华:综合评价是未来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这意味着不以单一的高考成绩作为大学招生录取的唯一依据。在综合评价中,学生的课程表现是学术因素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选修课则是学生课程表现的重要内容。AC课程作为学生选修课程表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将成为衡量学生学术发展潜力的重要参考依据之一。

大学招生时要如何参考大学先修课程成绩呢?这个钩要挂得多深?我认为,不能挂得过硬,否则就会重蹈学科竞赛的道路,在冲淡学生学习先修课的兴趣指向的同时,反而加重先修课的功利性;也不能完全不挂钩,否则学生和家长就没有足够动力参与学习,就起不到推动中学教育和大学教育有机衔接的作用。挂钩要挂得恰到好处,让对学科真正有浓厚兴趣的学生,既能心安理得,不会觉得自己学习先修课比其他同学付出了更多时间和精力,很吃亏,也能有理由“堵住”家长们对学生学习先修课“不务正业”的担心和质疑。这样才能有利于将学有余力、对某个学科抱有浓厚兴趣的先修课“苗子”甄别出来。

先修课程的开设不会给学生带来新的负担,也不会给一些课外的教育辅导机构提供新的“赚钱点”。首先,课外辅导只能停留在“知识”传递层面,很难达到先修课所要求培养的思维层次、架构层次。其次,教育不是简单地减掉一些事情就能减轻学生负担。作为老师,我们更该思考的是如何教会学生去面对、去选择、去解决、去接受。

——汪燕铭,北师大二附中大学先修课程负责人

对中学而言,开设大学先修课是探索也是挑战,从目标学生的选择,到课程教学、授课老师的培训再到课程考核都还有需要摸索并解决的问题。对学有余力的学生而言,“大学先修课”的开设,不仅点燃了他们学习的热情,在知识上起到一个“融通”的作用,还能帮助他们提前体验到大学自主学习等特点。

北师大二附中

2013年,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成为北京大学支持发展的“中国大学先修课程(Advanced Pre-University Courses,简称AC)”项目在北京地区的试点中学。目前,北师大二附中在不同年级不同学期共开设了计算概论、中国古代文化、中国通史(古代部分)、大学化学、微积分、电磁学等6门大学先修课程。

先修课的目的不是“有用”

“学校此前一直想开设学术性强的选修课,但没找到合适的切入点。这次我们也想借此机会实现之前的构想,丰富学校的选修课程。”北师大二附中大学先修课程负责人汪燕铭说,学校也是抱着积极的心态开始了对大学先修课程的探索。

先修课适合“学有余力”的学生

由于大学先修课面对的是“学有余力”的学生,学校对于想选修先修课的学生设定了一定的综合成绩的要求,学生达到成绩要求后,汪燕铭还会向学生的学科老师征求意见,以确认学生是否适合这门先修课的学习,“当然,这并不是‘死规定’,我们会灵活掌握。”

汪燕铭说,为了保险起见,学校事先做了很多工作,比如会给学生两周共四节课的试听时间,之后学校与学生会做一个双向选择。在试验阶段,整个制度是比较有弹性的。

先修课点燃学生的学习热情

高三学生李忆箫在高二时因为对历史的兴趣和对大学先修课的好奇,选修了“中国通史(古代部分)”。她回忆,一开始自己确实被授课与学习方式吓了一跳,感到压力很大。

每节课前学生需要自己阅读相关书目做足准备,课上老师不会照本宣科,更多的是学术界不同观点的介绍,课后作业也多以阅读文献、总结心得、分享自己观点的小论文形式呈现。“所有这些几乎是对我中学学习方式的一种颠覆。起初我有些畏惧,怕自己跟不上老师的节奏,完成不了课下任务。但当我真正投入去做时,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适应并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

今年北京高考文科状元蔡雨玹在给学弟学妹做分享时还特意提到了大学先修课,说它“燃起了自己对学习的一种非常纯洁的热情”。

先修课注重学习过程

对于大学先修课的考核,汪燕铭认为北大还需要进一步改进,比如怎样避免学生通过死记硬背获得高分,部分学科的考核也需要制定更客观的标准。“除了北大的考核,我们也制定了自己的考核标准,第一是保证全勤,第二是按时交论文。”

北师大二附中副校长王华说,学校不是以有多少学生得A来评价大学先修课开设的好与坏的,学校注重的是学生学习的过程。汪燕铭也强调,学校不会抱着“有用”的目的来给孩子们上先修课,否则对孩子们来讲是一种“亵渎”。

北京十二中

2014年,北京十二中加入了全国67所CAP首批实验校行列,目前实验校已达89所,由学校老师面向高中学生开设了大学先修课程《微积分》、《概率统计》、《线性代数》、《物理力学》、《通用学术英语》、《文学写作》和《微观经济学》。

利用高校资源培养创新人才

在此之前,北京十二中已经通过多种方式,探索如何将高中教育与大学教育相互衔接、培养拔尖人才。

比如2008年北京市十二中经过申报成为北京市首批翱翔计划基地校,作为物理和地球科学领域基地校,开设了关于大学基础实验技能课和理化综合实验课程,与大学进行科学实验对接。

2010年,北京十二中开设了SDP剑桥大学国际技能拓展课程。2011年正式启动了PGA高中国际课程和瑞典YMP环境小硕士课程。

此外,北京十二中在学校的校本选修课程中,也渗透部分大学先修课程,包括微积分、统计学基础等。

与此同时,学校还与相关科研院所合作开设了“天文观测、创新思维”等十余门综合性强的校本选修课程。

北京十二中高二物理老师李子尚去年开设了大学先修课程《物理力学》,选修这门课程都是对物理感兴趣或是准备参加物理竞赛的学生。李子尚说,虽然这门课看上去属于物理学科,但其中的微积分等内容涉及大学数学,对她和学生来讲都有一定的难度。为了让学生方便接受这些相对比较难的知识,一堂一个多小时的课,李子尚用于备课时间大约在10个小时。

北京十二中高三3班王顺祯报名参加了《微积分》的选修课。一开始学《微积分》时,王顺祯感觉比较吃力,为了能跟上老师的进度,他课余时间自己找书进行了补习,王顺祯说,一学期下来,知识理解比较顺畅,思维方式比以前更开阔了。

据北京十二中副校长王自勇介绍,目前学校分别与清华、北师大、首经贸等高校院所合作,利用高校院所的学术和专家资源,就十二中开设大学先修课程,培养师资、设计课程,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等方面进行合作。

■ 校长说

先修课让学生多元化发展

●王自勇,北京市十二中副校长

学校开设大学先修课程的目的是什么?

王自勇:大学先修课程绝不是为了开设而开设。通过在高中引进部分大学课程,满足学生多元化的发展要求,满足学有余力、志向明确的学生需求,满足学生出国、参加高校自主招生等方面需求。让学生接受大学思维方式、学习方式的训练,让他们真正享受到最符合其能力和兴趣水平的教育,发展思维和研究能力,提升思辨能力,帮助他们为大学学习乃至未来的职业生涯做好准备,帮助他们能够更好、更快地成才,从而缩短人才培养周期。

大学先修课程跟大学的自主招生有什么关系吗?

王自勇:现在一些大学自主招生的笔试内容会涉及大学的内容,另外,也有消息说,从2017年起CAP的学习情况和考核结果可列入学生综合评价报告,成为大学自主招生和高考录取的参考依据。

目前学校参加CAP大学先修课的学生大概是多少人?

王自勇:100多人,目前学校高中部的学生在1000人左右。这个项目也对参与的学生有要求,建议最好是学科单科成绩在年级排名前5%的学生参加学习。

中学老师能胜任教授大学先修课程吗?

王自勇:我校承担大学先修课教学的老师都是近几年硕士或博士毕业的年轻教师,学历层次较高。大学先修课的内容虽然是大学的知识,但我们会考虑中学生的认知水平和知识逻辑体系,不会把大学的内容完全搬到中学课堂上,而是会进行适当的处理或者进行校本转化。

对于参加大学先修课的学生是否有考核?

王自勇:目前有两种方式考核,一是任课老师进行考核,认定学分。考核形式多样化,有笔试,也有过程性与结果相结合的方式等。CAP项目从去年开始组织统考,每年两次,我校今年已有学生报名准备参加该考试。

责任编辑:苏仕颖

妖怪金手指剧毒皮神内购破解版

圣天使战歌破解版

逆乾坤手机版

挂机吧小精灵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