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南诡谈之勾魂饼铺_a

发布时间:2019-06-26 08:41:16 阅读: 来源:发绳厂家

在一个女生居多的大学里,吃货也必然少不了,一条汇聚着来自全国各地美食的小街小巷,是这样一个大学的标配,而学校的西苑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这个被号称西苑“堕落街”的地方,每到了夜里,两旁便挤满了买各种夜宵小吃的摊贩,红油豆花、台湾手抓饼、烤玉米、海鲜馄饨……应有尽有,伴随着摊贩推车上的小霓虹灯,沿着街道两边排开来,倒是有点像旧上海或者老广东的夜市。

“堕落街”的尽头,是一家不太起眼的摊贩,陈旧的推车,穿着有些土气的大叔,冒着屡屡炊烟的炉子,唯一能够吸引人眼球的,便是它那霸气侧漏的名字了——勾魂饼铺。

晚自习下课,向杰和郑强出了教学楼,便遇上了室友刘大钊,他刚练完跆拳道,浑身都是汗,三人往学校一旁的西苑“堕落街”走去。大夏天的,在教室自习了一晚上,挺着啤酒肚的郑强早就“饥渴难耐”了。

“你们吃什么?”郑强兴致勃勃地在西苑逛着,寻觅自己想吃的食物。“我就不吃了,老吃夜宵不太好,现在都是地沟油……”刘大钊一边玩着手机,一边摇了摇头道。“随意吧,我去买份酱香饼就行了。”向杰也是无所谓地答道。

见向杰和刘大钊对西苑的美食诱惑毫无反应,郑强只得无奈地自己寻觅,沿着“堕落街”一直往前走去,向来“选择性困难”的郑强也不知道该买什么夜宵,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街尾的勾魂饼铺。

“勾魂饼铺?”郑强走近勾魂饼铺,嘴里还默念着它的名字。

“后生仔,要来个饼吗?”饼铺的大叔约摸四十来岁,他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看着郑大胸美女强,笑着问道。

“好吃吗?为啥叫勾魂饼铺?”郑强有些好奇。

“是啊,这名字挺独特的?”刘大钊也对饼铺的名字颇感兴趣。

大叔笑了笑,指着桌上一瓶酒红色的酱,答道:“不好吃就不来这里做生意了,我们家的饼独特之处就在这秘制的酱料,所以刷上这酱料后,饼如其名,香味勾魂,要不今天我先给你们每人送一份,要是好吃,下次过来买就行。”

“真的啊?”听大叔这么一说,郑强早已口水直流。

“我就不用了,已经买了别的。”向杰笑了笑,无奈地指了指手中提着的酱香饼。刘钊也是摇了摇头,指着郑强道:“我不吃夜宵,你给他送一个就行。”

大叔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答道:“好嘞!”

郑强心满意足地拿着那“勾魂”饼回到了宿舍,然后迫不及待地一阵狼吞虎咽便将其消灭了。“咯……”一阵饱嗝之后,郑强便沉浸在了电脑上的“欢乐麻将”之中。

游戏玩了一段时间,郑强觉得有些困倦了,便昏昏沉沉洗了澡,早早地躺在了床上。“哟,强哥这么早就上去睡了?不像你的风格啊……”爬上床的时候,郑强还模糊地听到刘大钊在下面调侃他,不过他实在是撑不住了,便一头栽在床上,睡了过去。

闭上眼的那一刻,郑强仿佛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沉浸在漫天星河之中,四周的一切都是安静的,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帅哥……帅哥……”不知睡了多久,郑强听到有人在喊他,是个女人的声音。

“嗯?“郑强猛地抬起头了,发现自己在一个麻将桌上睡着了,对面,一个农民如何贷款穿着红色超短裙约摸三十岁的女人正叼着一根香烟看着郑强。“帅哥,这位置有人吗?”女人的手指在她脖颈性感的红丝巾上划过,她指着郑强对面的位置问道。

“呃?”郑强也是一头雾水,他左右看了看,自己此刻似乎身处某麻将馆中,周围都是一桌又一桌打麻将的人以及围观的人。“胡了,给钱给钱……”旁边桌传来了一阵男人的唏嘘声。“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没人吧……”郑强讪讪看着对面的女人笑了笑。女生将手中的烟头摁在了麻将桌上的烟灰缸里,然后推开椅子坐了下来。“这一桌来两个人!”她回头朝身后围观的人喊了喊,两个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便走了过来,一桌四人便坐满了。“帅哥,一起打麻将吧!”女人妩媚地笑了笑美女主播,示意郑强道,郑强也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作者寄语:更多故事请搜索《中南诡谈之红色星期三》《中南诡谈之回到希贤岭》《中南诡谈之文泰楼的眼》~

相关阅读